薑文《一步之遙》
  《太陽照常升起》上映時,也遭遇過一大波“看不懂”等負面評價。這次,薑文表示,他隱約感覺,《一步之遙》遇到的負評,和“太陽”那次不同,“這次特別整齊,一刀切地罵,沒遇到過”。相比2007年的“太陽”,很多人也感覺到了不同——面對負評,薑文前所未有地耐心解讀、回應,再沒出現“看不懂《太陽照常升起》是可恥的”之類的話語。
  薑文計劃今晚出席《一步之遙》的上海觀眾見面會。昨日,他提前來到上海,再次耐心地回應與《一步之遙》有關的評價,坦陳自己從《讓子彈飛》到《一步之遙》的創作心路,並堅定地認為《一步之遙》是他拍得最好、最為觀眾著想的電影。薑文還自我剖析,稱自己是個不自戀的人,是一個只會以傲慢回應傲慢的人,一個愛冒險的人,一個不願迷信的人。
  “我是這麼容易被教育的嗎”
  關於《一步之遙》遭遇差評這事,薑文完全不忌諱,聽到有人說“其實沒那麼嚴重”,他會說:“我明白,其實挺嚴重。”從12月15日首映至今,半個月過去,薑文對於一邊倒的負評風潮很想探究“為什麼”。薑文承認,300多處的審查後修改,原本以為不會對影片有傷害,結果還是直接導致一些觀眾“看不懂”,包括片中提到的“賽二爺”,很多人以為是說“德先生和賽先生”的“科學”,其實指的是名妓賽金花,“影片開頭的選美,其實是一次妓女選美,是特別滑稽的事情,改了之後,就真的成了‘春晚’,後來連歌也改了,整個開頭的氛圍就不太對了。一開始,我不明白觀眾怎麼有這麼多這麼大的火氣,後來,我的攝影去看了片子,發現改過之後的成片,連他自己也有點看不懂了。沒有了那個背景設定,你讓我看前40分鐘,是有點稀里糊塗的。我現在能理解,當然,這樣的解釋也沒有用了”。
  薑文覺得,負評後面,有他還不明白的東西,“好像帶著某種先入為主的情緒”,“喜好這事,沒準就是個情緒問題,也許當時你的情緒在那裡,你喜愛的情緒就一下子爆發了,怎麼著都喜歡;不喜歡了,就會覺得‘看不懂’。這就好像你喜歡一個姑娘,為什麼是這個姑娘、是這個時候,也許就是你當時剛好有種愛的情緒。我不知道那些電影之外的怒火,是從哪裡來的。比如,用王志文那種方式敘述故事是很安全的,還可以一雞三吃,但是離真相很遠。你是願意尋找真相,還是願意停留在錶面,這是個問題,很多人是真心喜歡王志文那樣的敘事方式,我媽也會。現在這個情況,很可能是現在這個片子最好的情況,當然也沒有更壞的情況,現在的情況是,評論出現一刀切。怎麼就這麼整齊呢?大家這樣評論的目的是什麼?群威群膽不算牛,有幾個我怎麼就覺得挺好的呢,我佩服,這是真為自己活著的。群威群膽是啥,安全感,我不在乎安全感,一開始就拋棄了。這不是我的損失。教育我?我是這麼容易被教育的嗎?”
  而舒淇北京話配音引發的質疑,在他看來,正是這種情緒下的產物,“就是覺得這片子不好了,怎麼樣都不好。配音,挺正常的,張國榮、周星馳、梁朝偉都用配音啊,也沒見有人說不好。非要說的話,賴我。後來,我還給配音演員發了條短信,說委屈她挨那麼些罵,實際上這個配音演員可以配出特別好的舒淇聲音”。
  “這就是我最好的一部電影”
  有種開解的說法,稱10年之後,或許觀眾就會覺得《一步之遙》好看了。對此,薑文並不接受,重申《一步之遙》是他個人拍得最好的電影,“我當然不希望十年後別人才覺得很好看。我做了20年導演,《一步之遙》就是我最好的電影。哪怕它只賣了一塊錢,哪怕16億人不喜歡,我也不在意,因為這是我最喜歡的電影”。
  4年前的《讓子彈飛》,觀眾對薑文的追捧與贊譽達到峰值。薑文告訴記者,《讓子彈飛》是個泄私憤的片子,是為了《太陽照常升起》被欺負,怎麼那麼多人喜歡這部片子,他也不明白;對他和團隊來說,拍“讓子彈飛2”是不冒險的,但他們覺得這樣做內心有愧,“克隆對不起《讓子彈飛》帶來的資源,所以,我們的共識是——冒險,到一個冒險家的樂園玩。冒險就要付出代價。保守其實很容易,但我總感覺,山寨的狂歡有很大的危機,很快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是好東西了。我願意做一些冒險的事情,我一直就是一個很愛冒險的人。比如拍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,別人都在拍傷痕文學,我就拍我認為的真相,想展現一下青春的真相。結果大家都還挺喜歡。很多人說電影就是商品,但是有商,你必須有點品吧,所以我就想做點在藝術上出格、冒險的事情。我有名的時間比沒有名的時間還要長,可我心裡是一個很正常的人,我希望能對得起觀眾,想拿好東西來給大家分享,但藥有點猛啊”。
  現場,薑文看了一眼邊上的搭檔馬珂,稱馬珂投的錢最多,但他一點不著急,並順帶否認了坊間流傳的“萬達10億保底”,“一開始只有他和英皇,後來才是其他人進來,還有,根本沒有人保底。這戲到底誰賠了?我沒覺得老馬賠了,他特別淡定,我們還要賣海外呢。”據悉,《一步之遙》英文版將於明年北美上映。
  “說我自戀,那是個錯覺”
  聊了約兩個小時,薑文堅定地認為《一步之遙》是他拍得最好的電影,堅定地不認同“過時”。薑文表示,所謂“更新換代”是個偽命題,“現在孩子玩的時髦的東西,大牌時裝、iPhone 手機,哪個是他們自己做出來的?弔絲逆襲沒什麼不好,但中間要有個過程,光靠發泄能逆襲嗎?不學習能逆襲嗎?發泄的問題是,你發泄完了,還坐在原處,你逆襲不了。我不覺得世界應該是這麼運轉的,重覆自己,太簡單了。”
  薑文認為,大家都認為他自戀,那是個錯覺,“自戀?我50多歲了。我至於嗎?我真心希望我們的同胞有更多的自尊自愛。你得先看見,或者調查,或者作證,如果什麼都沒有,就去說,很難讓人信服。人家都說我傲慢,其實我都是遇到別人對我傲慢,才用同樣態度對待他。我不留鬍子,不穿名牌,不發微博,不參加時尚party,我一個演員主演一個電影,就自戀了?一年一個也就算了,我四五年、七八年才弄一個電影,就自戀了?以前大家喜歡我自戀?那是個錯覺。真正自戀的人是穿白褲子打高爾夫那種”。
  有人總結,薑文的電影主角都有個“馬”,別人演,比如馬小軍(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)、馬邦德(《讓子彈飛》),就挺順;薑文自己演,比如馬大三(《鬼子來了》)、馬走日(《一步之遙》),就挺坎坷。還有人分析,《一步之遙》片名不夠吉利,該換個片名。所有這些,薑文聽了就算,“我不願意我是個迷信的人,我寧願死在這上面,也不願意迷信,我不知道怎麼相信這種事。下回能姓馬還姓馬,該冒險也還是要冒”。
(原標題:薑文談新片負評:我不自戀 但會以傲慢回應傲慢)
創作者介紹

bebe

fn25fnig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